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老婆久违的美
老婆久违的美
「还楞着干啥……睡哦……」呵呵,老婆啥时去洗的澡,我都不知道,听到她唤我,这才注意到她已经沐浴出来,换上了睡袍准备睡觉。在柔和的灯光下,我觉得老婆真的很美,闭月羞花、沉鱼落燕,用在老婆身上,一点也不觉得过分
  凭心而论,我这辈子能有这么个外表和心灵都好的老婆,应该很知足了,可是人心不足啊,「阅尽人间美色」虽然万不可能,但哪个有「能力」的男人谁不想多阅几个?何况,有距离才有美,我这么零距离的与老婆天天在一起,就患了视觉疲劳症,老婆不会无病呻吟、撒嗲作态,我就几乎忽略了她的存在,TMD,我真浑啊,放着个大美人老婆还去舍近求远……嗅着老婆沐浴后的淡淡发香,我体内的雄性荷尔蒙迅速增长,我们……好象有个把月没做爱了吧?我在心里暗暗的计算着。我老婆很传统,是那种即使很想做也不会主动说的女人,平时我心细,还能解读她的一些暗示或动作,这段时间,我把心思全用到了情人身上……我陡地觉得有些内疚,就一下抱住她,要她给我「洗衣服」。
  「洗衣服」是我老婆打麻将时听来的「做爱」暗语,她当笑话告诉我后,我们就也这样用了,我虽然觉得不怎么形象,但总比以前用「来一回」、「做一次 」、「捉老鼠」等隐蔽诙谐得多。
  其实,昨夜与情人的激战和今早的「补火」,我已经很「到位」了,回单位又忙这么久,我困意浓浓,此刻要老婆「洗衣服」,除了「内疚」之外,全是「以进为退」--我与老婆做爱,一般要预约,立即汇现的几率很少(提前预约她就会早点从「麻友会」回家,以便不过多耽搁我睡觉,我做爱一般都是两连发,时间较长的),照老婆的秉性,我以为这会儿她一定会用「时间太晚了」来婉言拒绝,可是,我估计错了。
  「……洗……呗……我……愿意……受罚……」老婆的脸微微泛着红晕,从衣橱里替我拿出内衣裤,示意我去洗洗。看着老婆一副很期待的样子,我只得抖擞精神,进了卫生间。
  「罚」,是我们两口子的一种生活乐趣,谁输了,小则「罚」洗碗、捞痒,大则「罚」做爱。在罚做爱上,我从来都是不会输的--因为我输了老婆不会罚我做爱,我赢了才有罚她做爱的可能--而且,我还要罚她在我上面主动的「肏 」我!
  我老婆在做爱上从来都放不开,姿势也很单调,现在改革开放一切都在变,她也与时俱进了许多,除了口交和肛交,好多的姿势,在我的潜移默化下也接受了些,可是她很笨拙,扭腰、筛屁股,怎么也学不会,又不好意思好好的配合,因此,我要把她肏到高潮相对还容易些,她要把我肏到射精就会事倍功半的特别辛苦。
  我很疼爱我的老婆,尤其是此刻,当我从卫生间洗浴出来,见老婆已经乖乖的仰躺在床上等我时,我很感动,竟然没有要求她起身来抚弄我的JJ(她至今都觉得女人玩男人的JJ很淫荡),也没要求她骑到我身上来肏我--我不忍心老婆的久违的H太累,太辛苦。我缓缓挎下她的内裤,把她颀长的双腿成M型分开,试探着在她屁股下放了个「屁枕」,--呵呵,老婆以前对「屁枕」还不愿接受的,这次居然没反对--然后用手掰开她下体的大阴唇,她的大阴唇有点肥厚,白嫩嫩的,阴蒂很小,小阴唇也不大,色泽依然是粉红色,很鲜艳……看到这里,细心的狼友一定已知道,我老婆的PP与情人的PP很相似,都是「馒头屄」,正因为如此,我在小泉初见情人的PP时才「暗暗庆幸」,我对「馒头屄」太了解呐,如果不了解,就会不得要领,很难把女人弄的服服贴贴的。
  我的JJ在老婆的PP里缓慢而有深度的抽插着,有屁枕的帮忙,我那颀长的JJ很轻易就能杵到老婆的屄芯。与情人相比,我老婆要大几岁,又生育过孩子,PP自然没情人的那么紧,她除了「麻将」,没其它爱好,更没练过「瑜珈」,PP的握固力也差一些,但这些,依然不影响我老婆是个大美人,那宛如凝脂的肌肤、乌黑发亮的头发、阴户上几缕黑油油的阴毛,都把老婆这个大美人点缀的很完美 .我老婆低垂着眼帘、口里发着轻轻的呻吟、看着她十分享受却又欲笑含羞的样子,我突然想到了情人讲的被「借腹怀孕」的「故事」,于是就慢慢的讲给老婆听,一边讲,一边还辅以不少的H动作,我那时就有个幻觉,仿佛我看到那个姓王的男人和姓姬的女人正在掰开情人的两条大腿……「老实说,跟你那些小男生睡过没有?来,让我看看你还是不是处女……要不是了,甭想拿到一分钱……」「没得过性病吧,来,让我检查检查……别传染了我老公,不然我可饶不了你滴……」那两口子一边说,一边象检查牲口那样,四只手在情人下体上翻弄着看,情人双手捂着绯红的脸颊,双眼迷茫,泪水直往下淌……检查之后,姓王的男人就当着姬女人的面,高高举着情人被迫张开的双腿,将JJ顶在情人的处女宝贝上,狠狠地插了进去……「哎呀也……老公……你……轻点呐……」老婆的声音顿时把我拉回了现实,我这才发觉,老婆的双腿正被我抬举着,我正在肆意的肏着老婆的PP……TMD,我竟然把老婆当成十八岁的情人在肆意的肏着……「后来呢?」老婆高潮之后,紧紧抱着我问。刚才,她就是在我边栩栩如生的讲着姬女人两口子如何如何的掰着处女的PP看、边狠狠杵她的屄芯、撬着她的G点、揉着她的阴蒂中,「哦……哦」的叫着高潮的。
  「后来?……哦,人家是连载,未完待续……」我还没有射精的迹象。
  「……那……睡了吧……时间……太晚了……不一定每次都要……射出来,不射出来……对身体……还好些……」老婆的脸红红的,以她这句自认为很「真理」的话,宣告了「洗衣」结束,就象她每顿饭只许我吃两片肥肉那样--只能吃好,不能吃熵(腻)。
  「……」听着老婆很快就发出了轻轻鼾声,我真的无语……
【完】